愛音

太中雙黑賽高😍
天狼 Sirius the Jaeger骨科小天使❤️

小天使真好吃😍

贰大爷:

这是什么天使,要命了我。。。

骨科真好吃😋

爬藤々:

目前为止尤里的战力统计,教授姑且有一瞬间是敌人,还是能证明尤里是个有自控力的存在,必须算进来(烟.jpg

😆👍🏻

老年JUMP:

这周生肉感想,克什纳你看看你哈作死第一人啊哈哈哈哈

亲爹存活可能性有

看预告下一话应该要讲尼桑怎么变成吸血鬼的了,有种视角转换到尼桑侧的感觉

兄弟受害者会议成员持续增员中。


Step 1即中限定中也💕

雙黑太中 所以說阿那傢伙.......

紅蓮之女:

*劇場版新官圖的妄想


*摸魚兼復健


中原中也這會尚且在半昏迷半醒的狀態,他迷濛中似乎聞到什麼似曾相似的香味,清爽的鼠葦草味還混著醫療用品獨有的、令人不舒服的消毒水味,好像,在哪裡,從某個纏著繃帶的黑髮青年身上聞到過……




我靠。


這不是太宰治的味道嗎?!


中原中也被這熟悉的感覺噁心到,霎時清醒過來。他猛地睜開雙眼,太宰那面容姣好的笑臉近在眼前,黑髮青年語調輕快的調侃剛醒來的前搭檔:“中也睡了好久,我的大腿這麼舒服啊?要不要再多借你一會兒?”


“不需要!誰稀罕你!”中也怒瞪回去,想要撐起身子去揪太宰治的臉,無奈先前動用汙濁使身體消耗過大,手臂一發力就有一股酥麻的細微疼痛感阻止他的動作,勉勉強強只剩下與那傢伙鬥嘴的精力。中也手臂使不上力,重新倒在太宰治的小腹上,他一面厭惡自己怎麼這麼沒出息,一面做好等等被花式嘲諷的準備,希望別讓自己氣到內出血吧,他想。背上有東西滑落的觸感,中也偏頭去瞄了一眼,居然是太宰身上那人模狗樣的白色風衣,啊啊所以剛才聞到的討厭氣味是來自這大衣嗎?中也想著,為了他還特意借他自己的大腿,又給了他風衣,看來太宰治去了偵探社也是有長進的,稍微,變得溫柔一點了。


“嗚哇,醒了就別貼過來,噁心啊。”收回那句話,太宰對他的惡劣態度完全沒變,中也咂嘴,吃力的抬頭反駁:“老子現在ㄧ跟指頭都動不了,你以為我想貼著你啊?”


“搞不好呢,因為沒有女朋友而覺醒成同性戀的例子可多著呢。”


“哈?!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是來者不拒的交際花啊?再說,我才不是交不到,只是不想交而已!”




不同的場景,同樣的兩人,不管再什麼時候,只要一見面就吵鬧不休,即使遠方的戰鬥還在持續,他們仍毫無畏懼的盡情鬥嘴、挑對方毛病,看來這樣的互動不到事件完全結束前他們是不會放過對方的,不過前提沒有人介入的話--


--隨著另一邊戰鬥的白熱化,餘波也稍稍影響到在殘敗瓦礫中的兩人,察覺到了這點,太宰捏住仍在奮力吐出幼稚語句還擊的中也的嘴,做出以往的暗號要他注意。雖然已經不是搭檔了,但少年時那樣將後背和信賴交與對方一同並肩戰鬥時的羈絆還在,中也馬上做出回應,順從的搭上太宰伸出的臂膀,兩人相互攙扶走向太宰看中的掩護体邊,一路上仍是拌嘴不斷,“…中也,外套托到地上了喔。”“……閉嘴!”




總算磕磕絆絆到達目的地,兩人拖力地雙雙坐倒,背靠在殘破的牆上。這個角度剛好能看見與澀澤戰鬥著的三人,戰況激烈,不時傳出爆炸聲,中也看著,默默的開口:“那兩人,就是我們的接班人嗎?”


“是呢,非常出色吧?敦君跟芥川。”


“這樣看,搞不好比我們還厲害啊。”


“哼哼,怎麼樣啊,我選人的眼光可不會錯啊。”不過就是關係差的不行,每次都要我居中調和才不至於動手弄死對方,太宰誇張的嘆氣。


“說的好像我們沒想弄死彼此一樣,”中也挑眉,不過柔和的語氣暴露他心情逐漸轉好的事實,“雖然弄死你的話你只會高興而已。”


“啊,還請別動手殺我,我想跟溫柔的女性一起殉情,”太宰吐舌,“不過要是沒找到女人肯跟我一起殉情,讓中也弄死我也不是不可以喔?”


“兩邊都只會成全你而已吧?!”中也彈起身子吐槽道,一下子牽動到受傷的肌肉,疼的他齜牙咧嘴一番。太宰看向他,伸出包著繃帶的手把人的頭往自己肩上按:“嘛,受傷了的小蛞蝓就別鬧騰了。”


“你他媽說誰是蛞蝓?!”太宰被搭理他,一邊輕輕整理中也凌亂的髮絲,一手把已經染上髒污的白大衣順過來輕輕的放到一旁,“行吧,傷患好好休息,要是被誤認我謀殺黑手黨幹部就麻煩了。”“我才沒那麼弱…”太宰輕撫他髮絲的動作十分溫柔,中也哼哼幾聲也就任著對方隨意的動手動腳了,反正舒服。他無意識的往太宰那又靠近了一點,像每一次任務做完雙方都帶了傷的時候那樣,安安靜靜的靠在一塊,誰也不去說什麼,只享受屬於彼此的溫度。




半晌,如此靜默之中太宰突然出聲,


“…吶中也。”


“幹什麼?”


“你不覺得你剛剛喚醒我的方式太粗暴了一點嗎?我的臉還在疼呢。”太宰指著自己的臉頰,皺著鼻子可憐巴巴的說道。


“哈?”中也不耐煩的應聲,剛好他們之間距離在咫尺,於是他順勢偏頭去看,悴不及防的撞上一片柔軟,沾上血汙而過分乾燥的雙唇得到滋潤,冰冷的皮膚被舔上溫暖,太宰在吻他,先是輕淺的描繪唇型再一點一點的用舌尖挑開他的齒列,邀請他的舌與他共舞,唇舌叫纏之間細碎的嘖嘖聲散出,面對突然的親吻,中也稍顯笨拙的回應,接吻之中不知道是誰的牙碰著了誰的唇角,而被碰著的反咬回去,最終唇舌分開之時,他們的嘴邊都帶有一點血色。


“這可是好久不見的kiss呢,居然咬我,中也你是狗嗎?”太宰用指腹抹去流落的血滴如此埋怨。


“先襲擊人家的傢伙沒資格這麼說,”中也隨意的反駁,他的目光落在太宰沾了一點血色的臉:“倒是這樣順眼多了,兩人一起戰鬥,只有我滿身是血多不公平啊。”


“這個簡單,我幫你不就行了?”太宰輕笑,用舌頭輕輕舔去中也臉上的血漬,溫和的吻落下,中也閉上眼任太宰親吻,在只有他們兩人的空曠處,暫時只飄蕩細碎的、嘴唇落在肌膚上的吻聲。


偶爾這樣也不錯嘛,他們想。




-end



自汉化—相遇在樱花树下—最游记x柯南(一发完)

好感動😍
感謝大大的翻譯
食用完畢🤣

vanillashake:

**我最喜欢的一篇最游联动了!吹爆!!!简直OVA场景!画面感太强!


**原文地址 「出会いは桜の木の下で【最遊記×コナン】」/「yamaimo」の小説 [pixiv] 


**9k字一发完!比心~


**看到最后心都化了嘤嘤嘤嘤,作者说偏亲情向,就不打tag了。


**总之正文👇








前记




**最游记组带记忆转生现代


**柯南组常态


**家族爱。








某小镇上的寺庙里,一间日式独栋房子。春日到来,樱花满枝,从房子里传出一个非常活泼的孩子的声音。


“我说三藏!去啦!去樱花祭啦!哪吒说樱花开得超漂亮的哦!”


“吵死了猴子。你要那么想去跟那货一起去不就行了”


三藏从报纸里抬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悟空的请求。不过悟空对这种态度也早就习惯了倒也没在意。“说是下次有事去不了。而且我想跟三藏一起去!”


“为毛要在休息日特意跑去那么多人的地方啊。麻烦死了……”


“又没事!再说了这时候不去什么时候去啦!”


“我们寺庙里不是也开着樱花吗”


“唔……虽然是没错啦……但还有很多小摊的说……”


“你……那个才是目的吧”


比起赏花明显食欲才是目的的小猴子三藏投以了无奈的眼神。悟空的胃一如既往足以跟黑洞相比。随后,拉开推门进屋的光明,露出常有的微笑做出了意料之外的援助射击。


“去看一下不是挺好的嘛。邻居们的评价貌似都很不错呢,樱花祭”


“师父……”


“对吧?去嘛去嘛三藏!”


完全站在悟空那边的光明也在一边催促着,既然养父都发话了,三藏根本没办法拒绝。一定是知道这一点才发话的吧。这个养父。


“……哈啊。然后呢?在哪里举办的,那个樱花祭”


无奈之下深深地叹了口气的三藏,点上烟,问隔着一张矮桌坐着对面的悟空。悟空立刻双眼放光,满脸笑容地说道。




“米花町!”










相遇在樱花树下














——米花町。


沿着河岸两边盛开的樱花,风一吹,落英缤纷,飘飘扬扬。一条长长的路在樱花树间延伸开去,各色小摊摆在树下,无数游人来到了这开在米花町的樱花祭。稍稍有些远的地方也有樱花盛开,作为赏花的场所向大众开放。


大概正是最适合赏花的时节,来赏花的游人接踵而至。




然后毫不例外的是铃木财阀也出资了这个祭典,因为园子有小摊的免费券,所以少年侦探团及其监护人阿笠、园子和兰,也就来到了这个祭典。


“听好了小鬼头们,那个免费券一人就一张而且只能用一次哦。连我也就那么几张,所以一定要想好再用知道吗”


“““知道了!”””


齐声回答之后,孩子们拿着免费券各种闹腾,七嘴八舌地说着待会儿要拿来怎么用。柯南只能苦笑着看着他们。


“真的知道了吗……”


“没事的啦园子,而且阿笠博士也在的说。难得来趟祭典我们也好好享受一番啦”


“就是。孩子们就放心交给我,小兰和园子你们两个就慢慢逛呗”


园子同意了阿笠的提案。


“也是。那就中午的时候在广场集合哦。已经占好位置了,还有小点心”


“不可以给其他人添麻烦哦?”


“嗯”


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等不及的步美他们对柯南招呼道。


“柯南!快点~!”


“哦!那么待会儿见”


“小心点哦~!”


挥了挥手对兰表示听到了的柯南,和孩子们汇合了。然后立刻开始讨论起了去哪个小摊。


“哈哈……这群家伙还真是比起赏花吃的更重要啊……”


“呵,不也挺好?本来就是群孩子”


总之最初的目的地似乎是决定好了,被招呼了一声的柯南和灰原也就跟在了他们身后。不愧是规模比较大的祭典,摆出来的小摊不仅数量多花样也多。元太一个劲儿地打量着卖吃的小摊,灰原和步美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买了一对装饰着樱花主题的蓝色玻璃球的钥匙扣。


柯南一边逛着一边倒也是挺享受,忽然发现监护人的阿笠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身影。


“哎?博士呢?”


“奇怪,刚刚还在后面跟着的”


回头去找也没看到类似的人影,大概是因为一个大意就看丢了吧,毕竟是小孩子,又这么多人。


“没办法,打电话联系看看吧”


“搞不好是因为走累了就坐在哪个长椅上休息去了。毕竟运动不足呢。果然还是应该再改善一下食谱……”


“别逼太紧了……”


一边替现在不在场的博士小小同情一把,一边正打算掏出手机的时候,听到了步美惊慌的喊声而下意识地抬起了脸。


“元太!”


“哎?呜哇?!”


——啪唧!


一声响后,元太拿着的冰淇淋掉到了地上。如果只是掉到地上倒也好说,但是掉到地上前碰到的地方比较糟糕。


“喂臭小鬼!你看你都干了什么啊!我的衣服都被你弄脏了啊!”


“你要怎么赔我啊?说啊?!”


“咿……”


“对、对不起……”


暴怒的男人的裤子上,有一大块香草冰淇淋染上的痕迹。而且这个男人怎么看都是可以被分类到不良那一类的人当中,在远处看着的柯南和灰原不禁焦急起来。


“那些孩子们……!”


“在干什么啦那群娃……!”


虽说这里人来人往应该不会暴力相向,但是周围人显然不想惹麻烦,都绕远了过去。想也知道对方应该不会和平解决,但就现在都快要哭出来的那几个孩子哪里能想到什么解决方法。柯南和灰原急急忙忙地赶过去,但在他们介入之前,有一个人站在了那群男人的面前。


“——各位大哥,这些小孩都道歉了呀,就原谅他们呗?”


单手抱着(大概全是食物)大量东西的棕发少年,毫不畏惧地抬头对着比他高一点的男人说道。对这突然乱入的少年,男人们自然是怒火冲天。


“啊啊!?你哪来的啊!跟你没关系吧!滚一边去!”


“不就是沾上点冰淇淋而已吗,又不是酱油或者酱料那种洗不掉的东西,你自己拿回家随便洗洗不就好了。还是什么?都这么大了还不会自己洗衣服?笑死人了”


“你这……臭小鬼居然还敢得寸进尺!!”


为啥要煽动对方啦!不自觉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之后,被刺激了自尊心的男人涨红着脸高举起了手想要抡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孩子们发出了小小的惊呼。


“危险……!”


柯南的提醒喊到一半,吧唧,却只是响起了轻微的冲击声。男人挥下去的拳头被少年用单手抓住了手腕,并且纹丝不动。


“什……你……!痛痛痛!!”


“都这么大人了还欺负小孩子啊。你都不觉得羞耻吗?”


少年的声音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透着无语,表情也是同样的嫌弃。


但是手上似乎相当有力,男人被捏着的手腕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表情也因为疼痛而扭曲。


“可恶!放手啊!!”


男人似乎是想甩开对方的钳制而扭动着身体,但依然无法挣脱甚至一毫米。因为那压倒性的力量而露出了略带怯懦的表情之后,少年猛然间松了手。由于反作用力男人狼狈地摔了一屁股,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后喊了一句经常能听到的反派台词,“你给我记住!”之后就全速逃走了。


在他的身影消失不久后,周边的紧张气氛这才开始缓和了下来。


柯南也再次迈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的脚步,跑到了孩子们的身边。


“你们没事吧?”


“柯南!”


“吓、吓死我了……”


“真是的……。你们注意一下啦”




“你们是朋友?”




柯南抬头看向搭话的少年,少年正转头看着他们。柯南换成专门跟大人说话的略带孩子气的语气道谢道。


“嗯。谢谢你救了我的朋友,大哥哥”


“不客气!没出什么事太好了呢~”


“可是……我的冰淇淋和章鱼烧……”


“算了算了,就当运气不好放弃吧”


“我的分你,不要太难过啦,元太”


对着基本没吃几口就掉地上了的食物感到万分失落的元太,光彥和步美安慰道。这是,一直安静看着的少年突然问道。


“呐呐,你们喜欢肉包不?”


“哎?”


“嗯,喜欢……”


“那就好!你们等我一下哦!”


少年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就去旁边的小摊要了一个袋子,然后从纸袋里拿出了两个肉包子放进了小袋子里,就把纸袋给了元太。


“给你们,大家一起分着吃吧。虽然不是冰淇淋和章鱼烧,但是肉包也很好吃的哦”


“真的吗!”


“哎?真的可以吗!?”


“但是大哥哥你不就……”


“没关系的啦!我还有其他可以吃的”


小孩子就不要客气啦,少年又加了一句,元太便两只手接过了递过来的纸袋,并且还能感受到透过纸袋传来的肉包温度。一脸不知所措的孩子们的表情最终都变成了笑脸。


“大哥哥谢谢你!”


“谢谢!”


“谢谢你啦大哥哥!”


“哦!要友好地分着吃哦”


少年蹲了下来,好让孩子们能跟自己平视,然后轻轻摸了摸最近的步美的脑袋。步美开心地笑着,然后不自觉看少年的脸,准确来说应该是眼睛看入了神。少年似乎没有注意到步美的样子,站了起来。


“那我就走了啊!下次小心点噢!”


孩子们来不及反应,少年就摆了摆手消失在人群中了。


“走掉了呢……”


“忘记问他的名字了……”


“不过反正肯定就是在这个地方,应该还会碰到的”


“也是。好了,快到中午了,和博士汇合之后我们就去广场吧”


“这次要好好看路哦,元太”


“知、知道了啦……”


姑且提醒了一下之后,柯南这才打开手机开始联系博士。




另一边。


单独行动的兰和园子一边赏着樱花一边逛着小摊的时候,园子突然兴奋地喊出了声。


“快看那边兰!那边那个靠在树上吸烟的人,超帅的有木有?!”


“哎?啊、真的哎。不过好像有点可怕……”


“这也是一种魅力所在啦!又酷又有点让人怕怕的帅哥!我说,我们去搭讪吧!“


”园子你真是……。小心我跟京极先生告状哦“


”开、开玩笑的啦……。……哎?“


“怎么了园子?”


兰和园子的视线前方,比兰她们似乎要大一些的两个一看就是风月高手的女人正在搭讪那个靠着樱花树吞云吐雾的金发男人。也就是所谓的逆搭讪。


“真有勇气啊。不过话说是不是被拒绝了啊”


“果然是有同伴的吧?”


“不会是女朋友吧?——啊”


其中一个女人正想顺势用自己的手腕揽住男人的手腕时,被男人一巴掌拍了开去。眉头皱得紧紧的男人压低了声音开口道。


“——别碰我。赶紧给我滚”


绝不是什么很大声的怒吼,但那低沉瘆人的嗓音就连兰她们站着的地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而站在近处的那两个女人更是一脸恐惧,匆匆忙忙地逃走了。


“真可怕……。正因为是美人反而威压更甚啊……”


“好了,别说这些了,我们赶紧走吧?除了食物好像还有很多可爱的小物件在卖的样子”


“你是说我们过来的时候看到的那家和风店铺吗?”


“没错,虽然就瞥了一眼,不过好像有很多发簪和小饰品之类的“


“是吗!那我们就去那家看看吧!”


兰和园子一边聊一边走着,从她们两个人的身边,抱着一堆东西的悟空与她们擦肩而过。说起悟空,正踩着轻快的步伐左顾右盼地前进着。然后一眼看到了在树下抽着烟的那个人,大声地呼唤道。




“啊、找到了!三藏——!”


“慢死了蠢猴子。你到底跑到哪里蹓跶去了”


“不许叫猴子!没办法好吃的太多了,而且每个都看上去好好吃我就犹豫了好久的说。啊、不过我有连三藏的份一起买了哦!”


“反正肯定最后也是被你吃掉吧。真是的……。赶紧走了,悟空”


“等我下啦三藏!”


把烟头掐灭在携带烟灰缸上后,三藏就迈开了步子,悟空连忙慌慌张张地追了上去跟在了身边,然后发现三藏的侧脸似乎显得不怎么愉快。普通人大概怎么都看不出来的细微差别,对在一起呆了那么久的悟空来说却是很明显的。


“三藏,发生什么了吗?”


“……被无聊的女人缠上了而已”


“啊~原来如此……。话说还真的是每次三藏一个人都会被逆搭讪呢。为啥?”


“我怎么知道。除了烦就是烦”


“果然还是看脸吧。毕竟三藏你是性格破绽型美人——痛痛痛死了!!”


三藏不知道从哪里迅速掏出一把折扇,并且十分准确正确地猛敲了一下悟空的头。因为疼痛而喊出来的悟空的声音回响在空气中。


“干嘛啦三藏!”


“吵死了!还不是怪你自己口无遮拦!”


“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哇!我错了!我错了啦三藏!求你了不要打我!!”


悟空竭尽全力喊出的悲愿最终还是毫无作用,三藏的折扇再次落到了他的头上。然后三藏总算暂且消了气,再次迈出了步子。疼到蹲下的悟空注意到先走一步的三藏,啊的一声后立刻站了起来。


“三藏!都说了等我下啦~!”


“啰嗦。赶紧过来”


悟空再次跑到满脸不高兴的三藏身边,两个人吵吵闹闹地走掉了。


不经意间目击到三藏和悟空突然开始的不知从哪里开始吐槽好的行为的周边游客,也再次迈开不自觉停下的脚步,各自缓缓地移动了起来,于是恢复了日常和平的风景。




和博士汇合后的柯南他们刚一踏入广场,映入眼帘的就是开得繁盛无比的樱花,入目之处皆是被一片片淡粉色覆盖的光景。


“不愧是企划了樱花祭的地方呢”


“确实。而且貌似还是野生野长的自然风光。再加上每一株都开得如此华丽,能感受到一种神秘感呢” 


“……你也会有这种想法的啊”


“怎么?不行?”“没、倒也不是不行……啊”


为了避开灰原的视线而转移的视线前方,出现了青梅竹马的身影。


“大家、这边这边!”


早到一步的兰和园子看到孩子们后,挥着手示意,然后小跑着过来了。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我们也是刚到啦”


“那走吧”


向着园子事先已经占好的赏花地点走去的中途,步美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两人搭话道。


“啊,对了。也要给兰姐姐你们肉包!”


“我们收下可以吗?”


“嗯。我们刚刚一人一个都吃了”


园子看到装着肉包的纸袋,惊讶道。


“……嗯?这家在这次摆出的摊位中,也算是挺高级的一家了的说?”


“哎?这样的吗?”


“对。我记得是……卖地道中华料理的那家,所以价格也不算便宜”


“你们自己的份先不说,怎么还买了我们的份?零花钱够吗?”


兰只是发自内心的问了一句,孩子们却露出了困扰的表情面面相觑。


“……那啥……发生什么了吗?”


“……其实,那个,兰姐姐——”


柯南替一脸疑惑的小兰说明了刚刚发生的事件。


“——居然还发生了这种事啊……”


“但是我们很想好好谢谢他的说,就是忘记问他名字了……”


“那脸或者衣服什么的还记得吗?我这边也得道个谢”


“嗯、记得!是个棕发的高中生一样的男孩子!”


“衣服是藏青色的短裤加白色连帽衫哦“


”拿着很多吃的!“


”元太你只关注这些呢……“


光彥无奈地说了一句后,步美在一边想了想,开口道。


“啊!还有就是,眼睛是漂亮的金色!”


“金色?不是棕色?”


“嗯。我被摸头的时候看到的,看得可清楚了。大哥哥的眼睛,跟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可漂亮了!”


“哎~这可真少见呢。会不会是美瞳啊”


“不过有这么多特征了的话应该能找到吧。……ok,总之我们先吃饭吧。大家肚子应该也都很饿了吧?”


“哦!我超饿的!”


“我们也有准备便当哦”


“真的吗!?”


听到有便当时元太顿时精神一振,而一群人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简易桌子和长椅简单排在那里,桌子上面放着包着包袱皮类似便当的东西。把买回来的东西也一并放在桌上,大家打开便当开始了午饭时间。大概正好已经到了中午,周围的赏花游客们也大多都铺上了桌布,进入到喝酒环节的团体也不在少数。


正在柯南他们边赏花边聊天享受着午餐时光的时候……。




“——三藏!那边是不是有空位?我们去那边吧!”


“嗯……?刚刚的声音……”


从身后传来似曾耳熟的声音,柯南回头看去,发现了刚刚帮了他们的棕发少年正和一个金发男人走在一起。


同时,步美他们似乎也察觉到少年的存在,开心地喊了出来。


“啊!是大哥哥!”


“真的哎!”


“不过旁边的金发哥哥是谁?”


“咦?那个人,是不是刚才那个人啊?园子”


“嗯~?啊、还真是”


“兰姐姐,你们认识他吗?”


“与其说是认识……”


“不觉得无敌帅气吗?!”


“啊、原来如此……”


原来是被园子的帅哥搜索引擎发现的,柯南顿时了然。本来就打算吃过午饭后去找的,既然现在看到了那就趁现在解决掉更有效率。于是大家留下阿笠和灰原看行李,剩下的人就一起过去了。


“那个~”




“啊?”


“嗯?什么?”




兰在他们身后搭话的时候,两个人同时转过了头,一边是非常不愉快的表情,另一边则是爽朗地回应。然后少年似乎是注意到了站在兰身后的孩子们,小小声地说了一句,“啊、刚刚的”。听到这句话的金发男人发现不是找自己,就采取旁观的态度站在了旁边。


“我叫毛利兰,刚刚是你救了这些孩子对么”


“不用客气的啦,我就是随手的”


“呐呐,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嗯?我吗?我叫悟空!”


“悟空哥哥~”


“哦!”


“悟空哥哥!刚刚谢谢你!”


被一个劲儿地道谢的悟空正笑着,这次换成兰开口道。


“是叫悟空对吧。刚刚真的谢谢你救了这些孩子。不介意的话,请用这个。”


兰一边道谢,一边给了悟空两张免费券。悟空跟着念了念上面写着的文字,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嗯?免费券……哎?真的可以吗?”


“很抱歉只有这种东西……”


“没!我超开心的!小姐姐们谢谢你们啦!”


悟空说着往后退了几步,朝着站在一边观望的三藏开口道。


“三藏三藏!我有想买的东西,可不可以去买一下?”


“赶紧去买完回来”


“那我走啦!”


话音刚落,咻的一下就朝着来路跑去的悟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的三藏突然开口道。


“……可以吗”“哎?啊,没事,完全没关系。倒不如说只有这样的回礼还觉得不够。……那个,反而是我们这边给你们添麻烦了。你们应该是要去吃饭的吧……”


“无所谓。那家伙经常这样,我习惯了”


“你们关系真好呢。是兄弟吗?”“……不过是故人罢了“


不知为何气氛似乎柔和了下来,园子想着现在正是机会就鼓起勇气对三藏邀请道。


“那个……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午饭?”


“不用。我们还有人要来”


“这、这样啊……”


怅然若失的园子想起刚刚冷冰冰驱赶女人的三藏,还是老老实实地放弃了。现在悟空也不在,回礼也已经给了对方,正想说声“那我们先告辞了”的时候,有人不解风情地乱入了进来,打破了这沉稳的空气。


“就是你吗?居然敢随便勾搭我们的女人!”


“你算什么玩意还敢让女人陪你!?”


“……你们谁啊”


突然插进来的流氓一样的发言并且矛头直指自己,三藏的眉头越发皱紧。回头一看是两个根本没有印象的男人。女人、勾搭,从这些单词中三藏猜测是刚才那两个女人的同伴,于是啧了一声,正想赶紧解决掉这两个男人的时候,园子却抢先开口了。


“我说,这个人才没有去搭讪好吗!反而是你们那边的女人纠缠着他好吗?”“喂、园子……!”


“啊啊?娘们就给我一边呆着去!”


“还是说、你们要来陪我们啊?嗯?”


“不准对兰姐姐她们动粗!”


“你们还没学乖吗!”


矛头转向兰她们后,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嚷了起来。明明躲在背后对方正好看不见的说,结果特意跑出来让情况更糟,柯南慌忙想要阻止。


“笨……你们……!”


“这不是刚才的小鬼们吗”


“也就是说,你们就是监护人?那正好,就麻烦你们付一下被他们弄脏的裤子的清洗费喽~”


果然是这样吗,还是被发现了啊。变成这种状况柯南很想叹气,不过还是尽量稳定局面解决的好。这个情况对兰她们比较不利。在被各种敲诈勒索之前必须尽快解决,柯南正想行动,从男人的背后传来了明显有别于在场气氛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悟空哥哥!”


“你不就是……刚刚的那个狂妄的小鬼吗!“


买完东西回来的悟空抱着东西站在男人们的身后。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悟空对隔着男人站在对面的三藏问道。


“找三藏你的?”


“不,找你的”


“哎?嗯……。那啥、你们是谁?”


“哈啊!?”


“你耍我们吗!”


没想到对方根本没记住自己,男人们更加怒不可遏。三藏凉凉地说道。


“这家伙对没兴趣的东西的记忆力在猴子以下”


“才不是猴子!”


“考试及格了再说这种话”


“……我会考虑的……”


“你们这群人……一个个都当我们傻子一样耍……!!”


所以为毛要煽动他们啦!柯南再次在内心发出不成声的吐槽。


这简直就像是拐着弯在说这群人连记住的价值都没有一样,男人们已经快气炸了。也不知道他们是知道这一点还是不知道(恐怕其中一个应该可以肯定是故意的),两个人完全不当一回事的样子,可以说是煽动男人们的最主要因素。


随后,三藏点上烟开始吞云吐雾。这种情况下居然如此悠闲,柯南惊讶地看过去时,三藏对悟空如此说道。


“引起骚动前赶紧解决了。我可不想惹麻烦”


“知道了啦”


“……居然敢小瞧我们你这个臭小鬼!!”


被对方各种无视的男人盛怒之下终于开始实施暴力。柯南那边正想着这样下去恐怕要受伤,还是叫一下保安为好的时候,事实证明他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其中一个男人朝悟空挥去拳头,悟空用最小的幅度避开,然后抓住对方的手腕,按照过肩摔的要领将他摔了出去,并且正好摔到从身后偷袭的另一个男人的身上。没法避开的男人就那样被撞个正着,发出青蛙被压死前一样的惨叫,重叠着倒在了地上。


这就是几秒间发生的事情。


“哎?已经结束了吗?”


“亏我还屏息了一下,结果瞬间就搞定了啊”


“大哥哥好厉害啊!”


“没事吧?有哪里受伤了吗?!”


“我早就习惯这种事了所以根本不算什么啦!”


悟空从特意帮他拿过来的孩子们手上接过了打架前放在了地上的东西。虽然基本上都是食物,但其中有一袋明显不是所以分外显眼。


“呐、悟空哥哥,你买了什么呀?”


“嗯?啊啊、哪个是……——”


柯南有点在意,就问了一句,悟空正要回答的时候,刚才的其中一个男人摇摇晃晃地站在了悟空身后。看到男人手里闪光的物件后柯南顿时一个激灵。


“后面!!”


“哎?”


“——唔哦哦啊啊啊啊啊!!”


拿着小刀嘶吼出声的男人冲了过来,两只手都抱着东西的悟空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柯南急急忙忙地架好手表型麻醉枪,三藏则是啧了一声把手伸向腰部似乎要掏出什么,就在他们分别想要动作的前一秒,伴随着某人的声音男人的动作戛然而止。


“打个架而已还掏出刀来是不是太不解风情了点呢?“


”就是就是。是男人的话用给我用拳头解决啊“


突然出现的红发男人捏住了男人拿着小刀的手。戴着眼镜的温柔男性则是捡起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的小刀。悟空满脸笑容地呼唤了两人的名字。


”八戒!悟净!“


“没事吧?悟空”


“不要大意啊,小猴子”


“谁是小猴子啊你这个色鬼河童!”


“你这家伙……女孩子的面前那种话就不要说出来了啊喂!”


“所以不否定是吗”


似乎根本没有把正在挣扎的男人放在眼里,继续进行着日常抬杠的悟净的手纹丝不动,男人不管怎么挣扎都没法从拘束中挣脱出来。


“混蛋……!放手!!”


“跟小鬼打架还把刀掏出来你们也太过了吧~”


“一般来说是可以报警了的,但老实说报完警还要各种手续又麻烦又浪费时间,所以能请你就这样麻溜地离开可以吗?”


“顺便告诉你,你的同伴老早就自己跑掉了哦?”


“要是这样还不肯收手的话……下次就由我们来奉陪到底如何?”


“不过下次那边那个一~脸恐怖瞪着这边的金发小哥肯定也会出手就是了呢”


听悟净这么一说,不由自主就看了那个一脸恐怖瞪着自己的金发小哥一眼的男人,瞬间被吓到脸色发青,战栗不已。


“对……对不起了!!”


悟净松手的一瞬间,男人便脱兔般逃离了现场。周边顿时一片寂静。就柯南他们来看,这展开简直瞬息万变到不知道如何形容,只好保持沉默了。


随后,突然出现的红发男人——悟净,对悟空和三藏说道。


“不过还真的是,你俩也太容易被麻烦人物纠缠上了吧”


“悟净你有资格说别人吗?可以拜托你不要再把我卷进你的女性问题里了么“


“不是、那个是有……啊、呃、对不起我不该顶嘴”


“你知道就好”


就在这个力量关系分布显而易见的会话告一段落后,柯南算准时机小心翼翼地插话道。


“那个……、你们是悟空哥哥的熟人吗?”


“哦呀、吵到你们抱歉了哈”


“我们之间,怎么说呢,算是孽缘那种吧”


孩子们开始闹腾起来,八戒一边注视着他们的眼睛,一边道歉,“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在旁边看着的三藏开口。


“动作也太慢了吧”


“归根到底还不是三藏大人你说什么去给我买烟酒所以我们才会去便利店给你买回来的啊。慰劳一下行不”


“有可乐吗?”


“买回来了哦。不过我也确实花了点时间做便当就是了”


“咦?说起来花喃姐姐不在哎……”


“花喃说是突然有急事……。不过作为补偿,我和花喃做了很多便当哦”


“真的吗!?哇!!”


“你还真的是能吃啊……”


悟空手里的东西基本都是食物,而且估计还有不少是已经吃进了肚子里去的。悟净说出的这句话显然是建立在前面那个事实的基础上的。然后,摆脱了恐惧的孩子们,开始对突然出现并且赶跑了坏人的悟净和八戒发出赞叹。


“好厉害……!”


“简直就跟英雄一样!”


“超帅气!”


“哦呀、谢谢夸奖”


“英雄哎。我们也算是出道了呢”


“切、无聊”


显然不想再浪费时间的三藏赶在有人说出下一句话之前就转头走开了。


“喂、差不多该走了”


“哎?!啊、抱歉把你们卷进来了。好好赏花哦!——不要走那么快啊三藏!”


“各位女士也请多保重,这种地方像那样的流氓不少哦”


“再见啦”


继简短说了几句告别语就追着三藏跑走的悟空之后,八戒和悟净也说了几句简单的告别就跟着走掉了。


“……总觉得、这些人跟暴风雨一样呢”


“……嗯”


再呆着也没什么意思,而且本来也就是想道个谢,既然已经完成,柯南他们也就回去了。


然后柯南突然发现,自己到底还是错过了问悟空买了什么。


“算了”


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于是柯南很快就把它抛到脑后了。






这是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里,发生奇妙相遇的瞬间。




广场的角落,在一棵巨大而气派的樱花树下,三藏一行确认好位置后,开始赏花。附近没什么人所以也没必要拘束,就只是尽情地享受着樱花的美丽,和悠闲地消磨时间。


在食物减少到一半的时候,八戒突然注意到悟空身边放着的纸袋里面的东西,于是问道。


“说起来悟空,那个袋子里面是什么东西?好像不是……食物吧”


“嗯?这个吗?这个是用刚刚那个小姐姐送给我当回礼的免费券买的东西……”


悟空边说着边悉悉索索地从袋子里掏出了两个正方形厚纸盒,揭开上面随意贴着的胶带,把里面的东西展示了出来。八戒开口道。


“风铃、吗……?“


”哦!“


”嚯—。对猴子来说还真是选了个风雅的玩意儿呢“


”买两个干嘛“


“这边这个挂在三藏家的屋檐下,这边这个挂我家!”


指着说挂三藏家的,是一个半透明的蓝色玻璃上,画着两条深橙色的金鱼在游泳的风铃。指着说挂我家的,则是画着美丽樱花的风铃。


“金蟾他们只有在夏天和冬天才有长期休假才能回到日本对吧?小时候不觉得,现在想想,去国外,然后春天的时候回不来,不就意味着不能一起赏花了么。所以,虽然只是风铃,也想让他们看看樱花,就买回来了!”


他们会高兴吗——对着一脸期待的悟空,八戒非常自然地露出了笑容。


“嗯。肯定会很开心的哦”


“搞不好会开心到哭出来”


“有可能。毕竟是笨蛋家长”


“嘿嘿。希望吧!”


跟笑得一脸开心的悟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三藏反而心情不怎么好的样子。悟净注意到这一点,小小声地对八戒问道。


“……之前我就觉得了,三藏是不是不喜欢金蝉来着?”


“不如说,同族厌恶的感觉?你看以前三藏是监护人,现在这个位置被金蝉收入囊中了呢,所以就更甚了吧“


“原来如此”


悟净点头表示同意的时候,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他的后脑勺抵上了一把银色的手枪。


“你说什么了吗臭河童”


“不是我啦!是八戒说的!话说能别拿枪抵着我吗!?虽说不是实弹但还是怪害怕的啊!”


“三藏,刚刚你是不是想掏出来来着。请不要在人多的地方拿出来哦?虽然里面只是BB弹,但每次都要各种说明和解释还是很麻烦的。”


三藏掏出来的手枪,和前世的枪的形状一模一样。里面虽然不是实弹只是BB弹,,但为了具备一定杀伤力,在不触犯法律的范围内做了改造。


“话说回来,为什么现在还要带枪?就算没有枪三藏也很强啊”


“看到枪对方知难而退得更快而已,就不用浪费不必要的劳力。还有就是没枪不安心。”


“你是哪里来的杀手吗!啊啊、寺庙住持的儿子还带着这种东西这世道也快不行了吧”


“事到如今才说?”


“事到如今没什么可说了呢“


算了,注意一下不要招来警察就好。八戒总结了一下就结束了这个话题。三藏也收起了枪,开始喝起啤酒。悟空小心地收起风铃,注意着尽量不在玻璃上面留下伤痕,然后再次朝着食物所剩无几的木盒伸手。




沉稳的风吹散了一树的樱花。春色正浓,是各种生命发芽的季节。这是悟空最喜欢的季节。原本抬着头赏花的悟空坐直了身子,朝着樱花树下的其他三人露出太阳般的笑容,说道。




“——明年也来赏花吧!”




那三人的回答,只有悟空,还有这颗樱花树知道了。






end